暑假指示班完成语课后指

暑假指示班完成语课后指

指示班招生宣称口号教授

指示班招生宣称口号教授

小区开指点班的资历结课

小区开指点班的资历结课

功课指引班流程小学指引

功课指引班流程小学指引

课外教导用度我开托管班

课外教导用度我开托管班

指示班教授小学指示教授

指示班教授小学指示教授

功课指导班传扬语功课指

功课指导班传扬语功课指

晚辅班何如做出特征课外

晚辅班何如做出特征课外

教导功课班有用吗功课教

教导功课班有用吗功课教

开个托管班当托管凯旅长受气课后指点班学费

  

开个托管班当托管凯旅长受气课后指点班学费

  

开个托管班当托管凯旅长受气课后指点班学费

  看到这里,相信不少地区的家长要对北京的家长“羡慕嫉妒恨”了,怎么我们这里就没有这样的免费开放教育辅导呢?

  不过,这里当我们细读《北京市中学教师开放型在线年)(试行)》(以下简称《辅导计划》)之后,我们或许会有以下三个困惑。

  当《辅导计划》被公众所知之前,北京通州已经在2016年11月开启试点实施,涵盖31所中学1万余名初一、初二学生,试点期间共有1590名教师对4460名学生开展了30724次有效辅导,累计辅导时长4974个小时。这里,相信有不少朋友已经在计算老师们赚了多少外快吧?这个很简单,因为《辅导计划》里有明确的薪酬计算公式,请大家看截图。

  首先,在线学习,不论是微课还是利用qq群视频的在线答疑辅导,教师可以利用的免费工具很多,优酷、qq都是免费且稳定的云平台,相较于另起炉灶地建设专用网络系统,价值恐怕并不大!

  有媒体报道称,相比于一些在线教育服务,由政府主导的免费在线辅导有很多优势:招募全市中学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等9个学科的区级及以上骨干教师参与,确保师资质量;学生免费使用,可以为在线教育非理性消费降温;辅导平台项目的实施经费和组织管理经费,均由北京市政府提供资金保障;师生在线辅导的数据,作为区级及以上骨干教师评选的参考条件之一,有利于激发教师的参与积极性……

  童卓不是教育专家,只是作为一名多年实践在线辅导的普通教师谈谈自己对此的观点。

  且慢,回到之前那个困惑,学生接受辅导的时间并非教师的正常工作时间,这收入难道不算是“有偿家教”吗?与教育部“严禁教师有偿补课”的禁令不是自相矛盾吗?

  应该看到政府近年来在教育投入上真的十分有魄力,仅以《辅导计划》试点期间的数据来计算,在教师辅导费用方面投入就超过一年100万元,这还不包括相关设备的采购与平台建设、运营维护、教师管理评估等费用。如果按照计划预期那样到2020年普惠5万名北京初中生,按每周最少2小时计算,每课时100元辅导费用计算,每月至少4000万的人员经费投入!而相应的辅导平台、设备维护与管理费用相加估计一年不低于8亿元!

  提高教师的收入与社会地位,童卓绝对举双手欢迎,不过细细品读《辅导计划》之后,我却认为这并非是提高教师的收入水平,而是变相降低了教师的职业幸福感!本来教师为学困生或是尖子生提供在校免费指导是一种职业责任感,现在被有偿在线辅导来实现,还要挤占教师本就不多的个人时间,这难道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!

  日前,2018年北京市中学教师开放型在线辅导计划正式启动。“在线辅导计划”由北京师范大学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搭建服务平台,招募全市中学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等9个学科的区级及以上骨干教师参与。今年上半年,北京5万余名初中学生将率先配齐在线年前,北京初中学生都可以根据自身需要,预约、选择合适的教师在线答疑。

  简单计算一下,即便是每周最少两小时的1对1辅导时间,以每小时12个积分计算,一个普通教师最低也能增加近1000元的收入,而正高级教师如果顶格每周10小时辅导时间,以1对10的模式计算辅导时间所得的辅导费用收入超过万元。

  最后,尽管在线学习是一个好工具,但是面对面交流始终是教育的最佳方式,因为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,更是师生沟通中精神的沟通与价值观、人生观的养成!

  根据《辅导计划》的总体目标描述,这一计划是要实现“以‘互联网+’和大数据深化创新教育基本公共服务方式,实现教师服务属性精细化的萃取和在线流转,为中学学生提供精准化、个性化、多样化的在线教育服务供给”。从表述来看,计划的出发点是通过数据分析来对区域性的教师服务属性、学生学习行为进行检测和调研,而数据最后是为政府部门的教育决策提供数据支持,并非家长们所期盼的教育“减负”好政策。

  其次,在倡导移动学习的环境下,有不少如“解铃学霸”、“伯索云学堂”等成熟的移动学习辅导产品,通过iPad、智能电磁书写等方式让师生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交流,为何《辅导计划》中的辅导技术平台还停留在“点阵笔+电脑”的时代,面向未来的教育计划却采用的是已经接近淘汰的技术,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?

  《辅导计划》总有截止的那一天,当原本的师生课后研讨被在线辅导取代之后,会不会出现老师婉拒学生放学后请教的情况呢?

  相信未来,但愿学生家长不用再花费巨资去“补课”,但愿更多教育经费能花在“刀刃”上!

  其次,在媒体报道中《辅导计划》是为解决“三点半”后一些托管机构和辅导机构违规补课的问题应运而生,但是根据《辅导计划》中的要求,辅导时间为平日18点至22点,假日8点至22点,根本没有涉及“三点半”的问题,没有为学生和家长“三点半放学后去哪里”提供解决之道!相反,由于制度设计,学生不得不每周额外花费至少两小时来享受“免费”的辅导,这难道不是给学生“加压”?更不用说,为了配合“免费”辅导,家长还需要为学生提供学习场地、提供“陪读”,尤其是初中低年级学生缺乏学习自律的情况下更是必须的,这难道不是给家长“加压”?